落樱_散发淡淡beta的肥羊

【头像@negai【原作:秦时明月(聂卫聂)】以生以死,生不如死。

【安漾】为君栽【1】

1.ooc没边没沿,不喜欢请点叉,反正骂我我也不会改,略略略
2.只看到旅途,忘的差不多了,瞎xx设定
3.安因x褚冥漾为主cp,但是有关于冰炎x褚冥漾的哲♂学讨论,所以打了两个tag
4.安漾tag里全是大安,不开心,让我来做第一个睡安因的人【???

【千冬岁】

这已经是坐下以来漾漾第四次把饭团怼到脸上了,作为一个整整齐齐【…】的人,千冬岁在对面看着十分手痒。冷静,冷静,不要动手,自己还有事要问他。
在褚冥漾正打算第五次张嘴的时候千冬岁忍无可忍地开口了。
“漾漾,你知道学长醒来已经有一个月了吗?”
褚冥漾不知道从哪里魂归来,反复咀嚼了两遍他的话才恍然大悟。
“啊?哦。我知道啊。还是我看着他睁眼的呢。”
一看漾漾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在心里吐槽学长醒来的样子,大概又是诈尸之类被本人听到会暴跳如雷的话吧。
于是千冬岁继续循循善诱,“正好今天喵喵在轮值,她好像很想见学长的样子,我们一起去看他怎么样?”
漾漾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往嘴里送饭团,果不其然可怜的饭团第五次被摁在了脸上。千冬岁忍无可忍,一把抢过饭团塞进漾漾嘴里,换来他迷茫又无辜的眼神,居然还带着一点委屈。千冬岁现在突然有点理解学长的心情。

深呼吸之后千冬岁推了一下眼镜,反射出幽幽的光线。“听说安因对你告白了。”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口气。
褚冥漾咬着饭团一脸震惊地看向千冬岁,仿佛看到了路边遇到的手握《如来神掌》的流浪汉。
千冬岁盯着友人那张被饭团塞了一嘴的脸,看起来像是某种小动物,蠢得居然有点萌。不用开口也知道漾漾要说什么,无非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千冬岁你是不是下了什么在我身上你可以去当守世界第一狗仔了】这种烂话。
艰难地咽下饭团,褚冥漾一边咳一边惊悚地说:“千冬岁你为什么会知道!”
千冬岁冷笑一声,“我当然有我的办法。”话锋一转却是问向他:“那么,漾漾你答应了吗?”
褚冥漾一个激灵,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说我要考虑一段日子。”
还好还好,千冬岁在心里拍了拍胸口,暴力天使和半精灵要是打起来,半个学校都要飞了吧。
然而下一句话又差点让他拍胸吐出一口老血。“你提醒我了,我应该认真对待这件事情的。”褚冥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一副想通了什么的样子。
你到底想通什么了啊!!!千冬岁现在只想摇友人的肩膀崩溃大叫。

自从学长回归以后,周围的氛围一天比一天诡异。他真是不懂漾漾是怎么做到若无其事神游天外的。今天的试探看起来完全没有作用,甚至还可能打开了什么新世界大门。
千冬岁突然觉得漾漾也许真的是大型杀伤性武器也不一定。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怎么形容。直到三天后,所有人都知道天使和妖师在一起了,千冬岁才如梦初醒。
这就是传说中的蓝颜祸水啊!【?

-TBC-

【殇魂】剑语(二)

1没有剧情,那是什么,不存在的,磨磨唧唧算什么嫖文【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2没有文笔,那是什么,不存在的,初中贴吧文水平【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3我一定要写完一篇x药梗【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4看不进去没关系,这是审美正常的证明

5饿的不行自割腿肉,真惨,需要打钱

6你看我连ooc都不打了,圈子小,饿死你,老实人,孤立你

修了一下第一章并改了下结尾,看过的盆友可以直接翻到最后

第二章

左殇轻轻扯了一下魂的头发让他离开自己,然后更用力地吻上去。十丈软红里练就的技巧他一个也舍不得使出来,只好更重更深的吻咬,用唇舌取悦身上的人。

果不其然收到了热情的回应。左殇按住他的后脑,用了个巧劲把他推在床上,两人瞬间转换了位置。魂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地在被他当做枕头的手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甚至卷起了左殇的发丝,饶有兴致地放在唇边亲吻。

居高临下的位置让身下的风景一览无余,左殇突然觉得之前的犹豫有些可笑。有些事情也许不会在今天发生,还会有无数个明日。

解下黑衣腰封的时候左殇毫无动摇,隔着手套在劲瘦的身躯上婆娑而过,不时亲吻那些深浅不一的疤痕。他拾起魂的手,一点点咬下上面的黑金手套,舔过每一个执剑的指节。最后在被磨得老茧丛生的掌心亲了一口。

魂似乎在褪下里裤时拉住了他的衣袖,等左殇抬头看去的时候他已经把头转过去了。因为药性的缘故,眼前的物事已经微微抬头。左殇握住感受了一下,是习武之人正常的大小。冰凉的触感让手里的东西微微跳动了一下,魂发出了一声压抑的闷哼,也不知是痛是欲*。

左殇笑了笑,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此时确实心情大好。如果要比较,当是如同第一次完成任务,第一次拿到紫冥,第一次落下棋子一般快意。

或许自己如此执着正是因为自己所有快乐的时刻都有魂相伴,又或许二者因果相反。

稍微摩挲了几下柱体,左殇俯下身舔了舔头部,然后毫不犹豫地含住了他的欲望。魂几乎弹了起来,带动硬物也向喉间探得深了几分。两人都是第一次,左殇也被呛得皱紧了眉头,但很快他就尝试动起舌头,忍着欲呕的恶心感缓慢动作起来。

魂哪里经受过这种手段,被刺激得连视线都有些模糊。他努力睁大双眼看向下腹,左殇埋头在他腿间,银白的发丝垂落一旁,随着动作轻轻抚过内侧柔嫩的肌肤。左殇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微微蹙眉把长发向耳后挽去。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挚友刷子一样的纤长睫毛颤动如同白色蝴蝶扇动翅膀。惯于抿起的薄唇被磨得艳红,努力张大吞吐着他的欲望。这幅画面实在太过情色,烧的他浑身发烫,软成一团任人宰割,还忍不住多看几眼,似乎是要讲这景色刻在心里。

最后几下魂不自觉地弓起腰加快速度,温暖潮热的口腔却突然离开,小孔也被恶意堵住。伸手想要得到解脱又被按在头顶不得动弹,魂几乎是呻吟着扭动,失焦的视线茫然地搜寻左殇的双眼。“殇……左殇……”他抬起上身亲吻着左殇瘦削的下巴,又用那只得空的手胡乱地拨开左殇的衣服,似乎那胸前藏着什么秘宝,可以减轻此时的折磨。直到把左殇身上的衣服折腾得像他一样散乱才罢休。

轻佻的在他脸上亲一口,左殇一边拉下魂束发的带子,感受他的发丝落在自己掌心,仿佛握住一捧月光,一边想要留下指痕一样粗暴地揉捏魂紧实的肌肉。紧盯着他的脸,左殇的目光仿佛有实体一般舔过眉眼鼻尖,停在半张的唇上。他在魂眼中看到了自己的痴态,有些悲哀又有些疯狂。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更加疯狂一些呢?

ft.

闲着没事翻完tag震惊滴发现这么冷的圈子里我居然和其他太太撞了梗

一个是左殇跳楼,啊不是,跳楼梯那里

一个是吻眼睛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可能是蜃楼跳来跳去给大家留下的阴影太深了【呸

虽然都是老梗但是这文实在没什么剧情,rio懒得改

反正开头是我十分钟freestyle滴,所以大家就当左殇天降也没关系【x

以此类推吻眼睛那里就当成俩人看对了眼就滚在一起好惹

有太太找我说就删w

(3.2更新)

写肉写的整个人都哲学了,开学以后估计没时间更,看看我能用爱发电憋出多少【你

感觉这俩人很符合【Tonight, I feel close to you】这首歌

选了一下歌词,感兴趣的话可以听一听,还挺甜【。

Close my eyes and feel your mind

You touch my heart and take my breath away

When I need a friend, you are there right by my side

I wish we could stay as one

I wish we could stay forever as one

【殇魂】剑语(一)

1没有剧情,那是什么,不存在的,磨磨唧唧算什么嫖文【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2没有文笔,那是什么,不存在的,初中贴吧文水平【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3我一定要写完一篇x药梗【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4看不进去没关系,这是审美正常的证明
5饿的不行自割腿肉,真惨,需要打钱
6你看我连ooc都不打了,圈子小,饿死你,老实人,孤立你


序章

擦了三遍桌子,阿福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二楼雅座的两位客人。
今天店里只有这一桌。他也知道这有些不寻常——平白无故店里不见人,连对脸那家总在外面摆着糕饼吃食的小本生意都门脸禁闭。街上似乎有熟人经过,仔细一看又好像只是过路人。
这两个人出现在午后。雨是从清晨开始的,偶尔改变方向斜斜落下,一点没有停的意思。带着斗笠的那个一副恨不得把帽檐压倒下巴的样子,他有点担心那位客人的后脑勺。另一个更是任凭雨水打湿衣裳。紫色压金线的昂贵衣料洇湿贴在身上也浑不在意。

等两人订好房间缴了银子上楼坐下,他才得以近身观察这两个人。两人都带着刀剑,这并不新奇。令人惊异的反而是他们年轻的脸和暗淡天光下尤为显眼的银发。
阿福注意到那位长发披散的客人衣服已经干了,好像从来没在雨里走过一遭一样。而黑衣人因为颜色深看不太出来,只衣摆略微有些沉重。
这个小二忽然意识到,这世界上除了雨水还有别的东西可以浸透衣袍。
他叠声答应着,脸上浮现可亲的微笑,装作一无所知离开,却忍不住回头畏惧地去瞄那人身后刀匣。
雨声中仿佛夹杂着那东西因饱饮而满足的叹息,令他不敢再看。

第一章

雨点打在身上左殇才意识到自己把屋顶轰飞了。
小二早在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消失,掌柜身上被剑气穿了十几个洞,看上去居然像是钉在了墙上。
四周除了自己最熟悉的气息已经没有他人痕迹,左殇收了剑跳下阁楼(楼梯被掌柜自己劈了)随便找了一间看似完好的屋子拐进去,他知道自己不用去找那个人,因为那个人从来都会找到他。

一盏茶过后魂悄无声息地出现。他不像左殇一样爱惜羽毛,打架舍不得下场似的比划,身上血腥气自然很浓,衬着鬼魅一般的双眼宛如罗刹。大概是被酣畅的战意影响,左殇居然觉得这个时候的魂比平时还要好看几分,几乎令人心旌动摇。
掩饰一般给自己倒了杯茶,也不管里面有没有问题就喝了下去。凉茶使他的头脑清醒了不少,左殇收起旖旎心思,打算和魂讨论下一步的去向。按这种到一处打一次的情况来看,被逼到绝境是迟早的事情。要想跳出棋局,除了硬搏没有别的办法,至于任务目标……似乎只能另作打算了。
一瞬间心念百转,魂那边却没了动静。左殇放下茶碗疑惑地看向他。那张苍白的脸居然浮现了淡淡的血色,血红的双眼亮的不可思议。眨眼间就到了左殇眼前,茶盏被魂打翻在地。魂握着左殇的手,引着他贴上自己的脸,仿佛撒娇一样蹭了几下。
左殇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但是梦境太过美妙,又让他不愿醒来。
仿佛有淡淡香气浮动在两人之间,左殇突然变了脸色。他抽出自己的手去揪魂的衣领,一下居然没挣脱,干脆低头嗅了一下眼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脖颈。果然闻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他气的想笑。【画中仙难忘,焚情断愁肠*】焚情由画中仙炼成,是有名的迷香。这傻子以为把酒和助兴药逼出体内就可以,却不知焚情遇水即溶,喝下的一瞬就已潜藏在血液中伺机发动。魂一定是不想对陪酒的姑娘动手,任凭她们哄他喝了花酒。自己在上面劳心劳力,他却还有心思应付姑娘们的调情!
欲望被揭穿后又得不到满足,左殇简直恼羞成怒,早就把当时自己因为想让魂手足无措主动要求去楼上的事实抛到脑后去了。

魂还在锲而不舍地尝试凑到左殇身前,眼中盛满的虚假情欲正真实地表达着自己跃跃欲试的心情。左殇甚至怀疑,如果不是还凭着本能来交任务,魂可能早就沉浸在焚情带来的巨大快感当中了。

那边正纠结不已,这边魂已经开始动作,就着交握的姿势抬手把左殇推到了床上。
左殇一条腿被他夹住,一条腿靠在他腰侧,眼疾手快撑住自己没倒下去。气氛更加暧昧,然而两人各怀心思,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左殇虽然离席之前喝了一杯酒,说到底也没那么严重。他倒不是什么君子,但是这样半推半就实在下乘。作势扶了一下魂的腰,左殇手没停,向上游走到后颈处想把他按昏。
魂却不依不饶,原先情人调笑一般搭在左殇肩上的手现在捧住了他的脸,像是对待什么珍稀的瓷器。

月光照在两人身上,左殇散开在肩头的发丝好像在发光。魂有些恍惚,一时居然分不清是银发还是那张俊美而冷淡的脸更苍白。那双如同紫冥剑光一般锐利迷人的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似乎自己既是他浓情蜜意的爱人,又是他血海深仇的宿敌。
加上掌下的皮肤和指间柔顺的发丝触感实在美好。仿佛受了什么蛊惑一般,魂凑上去,轻轻地吻上了那双眼睛。
也许只有这个人,纵使什么都不做,也能让自己意乱情迷。

左殇脑里正在和自己打架,还没等不服就干把衣冠禽兽绑起来,就感觉到魂越凑越近。任是他一向心思深沉此时也忍不住心跳加速。带着酒气与暗香的气息拂上脸颊,冰冷的血液仿佛被加热一样沸腾起来。左殇小幅度挣扎了一下,还是闭上了双眼,魂这么主动的时候可不多,他不想错过。
柔软湿润的唇瓣贴着眼皮的触感令他忍不住战栗,似乎下一秒那人就能挑开眼睑以舌勾出他的眼。眼球在下方疾速滚动,魂感觉到他的不安,转而亲吻他颦起的眉头。左殇甚至能感觉到游移的唇瓣弯成的奇妙弧度,他是真的很开心。

左殇已经记不清那夜究竟有没有雨,记不清手边有没有剑。
一切细节都显得模糊不清,只有那时温柔的吻夜复一夜出现在梦境当中。


*我抄的,这句话是《到和谐世界捡肥皂》里面的

ft.
其实魂并没有感受到姑娘们柔软的身体呢,他以为左殇喝了的酒应该就没事了,谁知道www

一边写一边笑,左冥主可以说是又不够坏又不够狠,我都替他着急蛤蛤蛤【还不是你的锅

试试成不成功……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咆笑鬼公主太太的图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不知道什么效果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_(:з」∠)_第二次参加,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做首页心情还是挺好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这么一看拍的是挺烂ಥ_ಥ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