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_散发淡淡beta的肥羊

【头像@negai【原作:秦时明月(聂卫聂)】以生以死,生不如死。

【殇魂】剑语(一)

1没有剧情,那是什么,不存在的,磨磨唧唧算什么嫖文【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2没有文笔,那是什么,不存在的,初中贴吧文水平【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3我一定要写完一篇x药梗【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4看不进去没关系,这是审美正常的证明
5饿的不行自割腿肉,真惨,需要打钱
6你看我连ooc都不打了,圈子小,饿死你,老实人,孤立你


序章

擦了三遍桌子,阿福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二楼雅座的两位客人。
今天店里只有这一桌。他也知道这有些不寻常——平白无故店里不见人,连对脸那家总在外面摆着糕饼吃食的小本生意都门脸禁闭。街上似乎有熟人经过,仔细一看又好像只是过路人。
这两个人出现在午后。雨是从清晨开始的,偶尔改变方向斜斜落下,一点没有停的意思。带着斗笠的那个一副恨不得把帽檐压倒下巴的样子,他有点担心那位客人的后脑勺。另一个更是任凭雨水打湿衣裳。紫色压金线的昂贵衣料洇湿贴在身上也浑不在意。

等两人订好房间缴了银子上楼坐下,他才得以近身观察这两个人。两人都带着刀剑,这并不新奇。令人惊异的反而是他们年轻的脸和暗淡天光下尤为显眼的银发。
阿福注意到那位长发披散的客人衣服已经干了,好像从来没在雨里走过一遭一样。而黑衣人因为颜色深看不太出来,只衣摆略微有些沉重。
这个小二忽然意识到,这世界上除了雨水还有别的东西可以浸透衣袍。
他叠声答应着,脸上浮现可亲的微笑,装作一无所知离开,却忍不住回头畏惧地去瞄那人身后刀匣。
雨声中仿佛夹杂着那东西因饱饮而满足的叹息,令他不敢再看。

第一章

雨点打在身上左殇才意识到自己把屋顶轰飞了。
小二早在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消失,掌柜身上被剑气穿了十几个洞,看上去居然像是钉在了墙上。
四周除了自己最熟悉的气息已经没有他人痕迹,左殇收了剑跳下阁楼(楼梯被掌柜自己劈了)随便找了一间看似完好的屋子拐进去,他知道自己不用去找那个人,因为那个人从来都会找到他。

一盏茶过后魂悄无声息地出现。他不像左殇一样爱惜羽毛,打架舍不得下场似的比划,身上血腥气自然很浓,衬着鬼魅一般的双眼宛如罗刹。大概是被酣畅的战意影响,左殇居然觉得这个时候的魂比平时还要好看几分,几乎令人心旌动摇。
掩饰一般给自己倒了杯茶,也不管里面有没有问题就喝了下去。凉茶使他的头脑清醒了不少,左殇收起旖旎心思,打算和魂讨论下一步的去向。按这种到一处打一次的情况来看,被逼到绝境是迟早的事情。要想跳出棋局,除了硬搏没有别的办法,至于任务目标……似乎只能另作打算了。
一瞬间心念百转,魂那边却没了动静。左殇放下茶碗疑惑地看向他。那张苍白的脸居然浮现了淡淡的血色,血红的双眼亮的不可思议。眨眼间就到了左殇眼前,茶盏被魂打翻在地。魂握着左殇的手,引着他贴上自己的脸,仿佛撒娇一样蹭了几下。
左殇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但是梦境太过美妙,又让他不愿醒来。
仿佛有淡淡香气浮动在两人之间,左殇突然变了脸色。他抽出自己的手去揪魂的衣领,一下居然没挣脱,干脆低头嗅了一下眼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脖颈。果然闻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他气的想笑。【画中仙难忘,焚情断愁肠*】焚情由画中仙炼成,是有名的迷香。这傻子以为把酒和助兴药逼出体内就可以,却不知焚情遇水即溶,喝下的一瞬就已潜藏在血液中伺机发动。魂一定是不想对陪酒的姑娘动手,任凭她们哄他喝了花酒。自己在上面劳心劳力,他却还有心思应付姑娘们的调情!
欲望被揭穿后又得不到满足,左殇简直恼羞成怒,早就把当时自己因为想让魂手足无措主动要求去楼上的事实抛到脑后去了。

魂还在锲而不舍地尝试凑到左殇身前,眼中盛满的虚假情欲正真实地表达着自己跃跃欲试的心情。左殇甚至怀疑,如果不是还凭着本能来交任务,魂可能早就沉浸在焚情带来的巨大快感当中了。

那边正纠结不已,这边魂已经开始动作,就着交握的姿势抬手把左殇推到了床上。
左殇一条腿被他夹住,一条腿靠在他腰侧,眼疾手快撑住自己没倒下去。气氛更加暧昧,然而两人各怀心思,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左殇虽然离席之前喝了一杯酒,说到底也没那么严重。他倒不是什么君子,但是这样半推半就实在下乘。作势扶了一下魂的腰,左殇手没停,向上游走到后颈处想把他按昏。
魂却不依不饶,原先情人调笑一般搭在左殇肩上的手现在捧住了他的脸,像是对待什么珍稀的瓷器。

月光照在两人身上,左殇散开在肩头的发丝好像在发光。魂有些恍惚,一时居然分不清是银发还是那张俊美而冷淡的脸更苍白。那双如同紫冥剑光一般锐利迷人的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似乎自己既是他浓情蜜意的爱人,又是他血海深仇的宿敌。
加上掌下的皮肤和指间柔顺的发丝触感实在美好。仿佛受了什么蛊惑一般,魂凑上去,轻轻地吻上了那双眼睛。
也许只有这个人,纵使什么都不做,也能让自己意乱情迷。

左殇脑里正在和自己打架,还没等不服就干把衣冠禽兽绑起来,就感觉到魂越凑越近。任是他一向心思深沉此时也忍不住心跳加速。带着酒气与暗香的气息拂上脸颊,冰冷的血液仿佛被加热一样沸腾起来。左殇小幅度挣扎了一下,还是闭上了双眼,魂这么主动的时候可不多,他不想错过。
柔软湿润的唇瓣贴着眼皮的触感令他忍不住战栗,似乎下一秒那人就能挑开眼睑以舌勾出他的眼。眼球在下方疾速滚动,魂感觉到他的不安,转而亲吻他颦起的眉头。左殇甚至能感觉到游移的唇瓣弯成的奇妙弧度,他是真的很开心。

左殇已经记不清那夜究竟有没有雨,记不清手边有没有剑。
一切细节都显得模糊不清,只有那时温柔的吻夜复一夜出现在梦境当中。


*我抄的,这句话是《到和谐世界捡肥皂》里面的

ft.
其实魂并没有感受到姑娘们柔软的身体呢,他以为左殇喝了的酒应该就没事了,谁知道www

一边写一边笑,左冥主可以说是又不够坏又不够狠,我都替他着急蛤蛤蛤【还不是你的锅

评论(8)
热度(11)

© 落樱_散发淡淡beta的肥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