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_散发淡淡beta的肥羊

【头像@negai【原作:秦时明月(聂卫聂)】以生以死,生不如死。

【殇魂】剑语(二)

1没有剧情,那是什么,不存在的,磨磨唧唧算什么嫖文【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2没有文笔,那是什么,不存在的,初中贴吧文水平【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3我一定要写完一篇x药梗【看了一眼上一个坑

4看不进去没关系,这是审美正常的证明

5饿的不行自割腿肉,真惨,需要打钱

6你看我连ooc都不打了,圈子小,饿死你,老实人,孤立你

修了一下第一章并改了下结尾,看过的盆友可以直接翻到最后

第二章

左殇轻轻扯了一下魂的头发让他离开自己,然后更用力地吻上去。十丈软红里练就的技巧他一个也舍不得使出来,只好更重更深的吻咬,用唇舌取悦身上的人。

果不其然收到了热情的回应。左殇按住他的后脑,用了个巧劲把他推在床上,两人瞬间转换了位置。魂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地在被他当做枕头的手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甚至卷起了左殇的发丝,饶有兴致地放在唇边亲吻。

居高临下的位置让身下的风景一览无余,左殇突然觉得之前的犹豫有些可笑。有些事情也许不会在今天发生,还会有无数个明日。

解下黑衣腰封的时候左殇毫无动摇,隔着手套在劲瘦的身躯上婆娑而过,不时亲吻那些深浅不一的疤痕。他拾起魂的手,一点点咬下上面的黑金手套,舔过每一个执剑的指节。最后在被磨得老茧丛生的掌心亲了一口。

魂似乎在褪下里裤时拉住了他的衣袖,等左殇抬头看去的时候他已经把头转过去了。因为药性的缘故,眼前的物事已经微微抬头。左殇握住感受了一下,是习武之人正常的大小。冰凉的触感让手里的东西微微跳动了一下,魂发出了一声压抑的闷哼,也不知是痛是欲*。

左殇笑了笑,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此时确实心情大好。如果要比较,当是如同第一次完成任务,第一次拿到紫冥,第一次落下棋子一般快意。

或许自己如此执着正是因为自己所有快乐的时刻都有魂相伴,又或许二者因果相反。

稍微摩挲了几下柱体,左殇俯下身舔了舔头部,然后毫不犹豫地含住了他的欲望。魂几乎弹了起来,带动硬物也向喉间探得深了几分。两人都是第一次,左殇也被呛得皱紧了眉头,但很快他就尝试动起舌头,忍着欲呕的恶心感缓慢动作起来。

魂哪里经受过这种手段,被刺激得连视线都有些模糊。他努力睁大双眼看向下腹,左殇埋头在他腿间,银白的发丝垂落一旁,随着动作轻轻抚过内侧柔嫩的肌肤。左殇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微微蹙眉把长发向耳后挽去。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挚友刷子一样的纤长睫毛颤动如同白色蝴蝶扇动翅膀。惯于抿起的薄唇被磨得艳红,努力张大吞吐着他的欲望。这幅画面实在太过情色,烧的他浑身发烫,软成一团任人宰割,还忍不住多看几眼,似乎是要讲这景色刻在心里。

最后几下魂不自觉地弓起腰加快速度,温暖潮热的口腔却突然离开,小孔也被恶意堵住。伸手想要得到解脱又被按在头顶不得动弹,魂几乎是呻吟着扭动,失焦的视线茫然地搜寻左殇的双眼。“殇……左殇……”他抬起上身亲吻着左殇瘦削的下巴,又用那只得空的手胡乱地拨开左殇的衣服,似乎那胸前藏着什么秘宝,可以减轻此时的折磨。直到把左殇身上的衣服折腾得像他一样散乱才罢休。

轻佻的在他脸上亲一口,左殇一边拉下魂束发的带子,感受他的发丝落在自己掌心,仿佛握住一捧月光,一边想要留下指痕一样粗暴地揉捏魂紧实的肌肉。紧盯着他的脸,左殇的目光仿佛有实体一般舔过眉眼鼻尖,停在半张的唇上。他在魂眼中看到了自己的痴态,有些悲哀又有些疯狂。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更加疯狂一些呢?

ft.

闲着没事翻完tag震惊滴发现这么冷的圈子里我居然和其他太太撞了梗

一个是左殇跳楼,啊不是,跳楼梯那里

一个是吻眼睛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可能是蜃楼跳来跳去给大家留下的阴影太深了【呸

虽然都是老梗但是这文实在没什么剧情,rio懒得改

反正开头是我十分钟freestyle滴,所以大家就当左殇天降也没关系【x

以此类推吻眼睛那里就当成俩人看对了眼就滚在一起好惹

有太太找我说就删w

(3.2更新)

写肉写的整个人都哲学了,开学以后估计没时间更,看看我能用爱发电憋出多少【你

感觉这俩人很符合【Tonight, I feel close to you】这首歌

选了一下歌词,感兴趣的话可以听一听,还挺甜【。

Close my eyes and feel your mind

You touch my heart and take my breath away

When I need a friend, you are there right by my side

I wish we could stay as one

I wish we could stay forever as one

评论(12)
热度(12)

© 落樱_散发淡淡beta的肥羊 | Powered by LOFTER